主页 > 酒仙湖 >

酒埠江灌区“压上保下” 让尾端农田“喝足”水

  “来水了,有救了。”9月3日上午9时,清澈的水流涌向攸县石羊塘镇达水桥村,种粮

  达水桥村位于酒埠江灌区西干渠尾端,与网岭镇分水口相距35公里,水流到这里需穿过200多个大大小的涵闸,每到用水高峰期,上游农户就“霸占”水闸,水到达水桥村已所剩无几。

  今年的干旱尤为严重。从7月份开始,往年定期造访的台风雨“爽约”,攸县境内两个月降雨量相比历年同期偏少158.5毫米,而35以上的高温天达到41天,开裂的农田、枯萎的禾苗,让达水桥村的粮农忧心忡忡。

  酒埠江灌区摸家底:以实际灌溉面积46.16万亩算,灌区农田需水量约2.26亿立方米。在缺乏有效降雨补充的情况下,酒埠江水库进水量5立方米每秒,出水量保持在21立方米每秒,到9月1日水库可供水量仅0.96亿立方米。这意味着,按照消耗水量仅能维持53天。

  盘活有限的灌溉水,要把水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。酒埠江灌区采取“压上保下”的方式,打破“一把锄头放到底”,缓解灌区尾端的干旱。

  但“压水”并非易事。“干渠周边农户对涵闸位置熟悉得很,往往自备工具,趁我们巡查空隙私自开闸。”西干渠管理所所长王永忠告诉记者,需水时期农户往往不跟巡渠员讲价钱,不让自家农田喝饱甚至要动粗。

  今年“双抢”期间,西干渠中游的新市镇新联村,就有农户偷偷毁坏了水闸,导致下游断流。新联村是当地产粮大村,水稻种植面积达到1965亩,农户守着“近水楼台”不愿妥协。

  后来,灌区联合与乡镇、村组、支渠行水员协商制定送水关水时间方案,采取“白天优先上游、晚上力保下游”的方式,解开了当地农户的心结。灌区还对主干渠道开展排查,建立了渠道运行隐患台账,并对隐患点进行了除险加固,杜绝了“大水漫灌”和“跑冒滴漏”。

  这期间,酒埠江灌区还利用信息中心及时掌握水情信息,结合灌区第一线抗旱工作人员反馈的农田需水情况,对各管理所及时下达指令,科学合理调配灌溉用水。

  水跑35公里路程,需要9个多小时。西干渠职工彻夜值守200多个涵闸,终于将水送到最需要的干渠尾端。

  “足有0.75米深,这是近段时间最高水位了。”行走在护水一线的渠道管护员彭跃进说。

  皮宗会把农田进水口全部打开,让干涸的农田咕嘟咕嘟大口喝水。他在当地流转了40亩农田种植水稻,靠近山冲一带的部分农田已经绝收,地势较低处已经灌浆的水稻,“吃饱喝足”后有望起死回生。

  渠道边沿的石阶上,王永忠卷起裤腿站在水中,眼神中满是欣慰,腿上长期浸泡生出的斑点若隐若现。“灌区农田丰收,就是我们的价值所在。”他说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酒埠江镇

这几个地方是株洲游玩必去的景